何強:在不確定中看新未來丨2020青年川商發展峰會暨第二屆川商投融資大會

9月28日,在2020青年川商發展峰會暨第二屆川商投融資大會現場,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博士生導師、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賀強教授,緊扣時代熱點和焦點,深度剖析當下和未來經濟發展趨勢,展開了題為《后疫情時期的經濟發展趨勢》的主旨演講?,F場氣氛熱烈,演講中賀強提出的新銳觀點和有縱深視野的總結陳詞,不時贏得企業家們的贊同和共鳴。

賀強表示,青年是祖國的未來,是國家的希望,能夠參加四川青年企業家的盛會很榮幸。

疫情帶來巨大不確定性

他指出,在全球肆虐的疫情沖擊下,各國經濟大幅下滑,國際金融市場大幅波動,國際原油觸底,國際黃金登頂,給全球經濟發展和全球環境帶來了巨大變化。巨大的不確定性。

他特別強調,我們中國同心抗疫,取得了豐碩的成果,積累了寶貴的經驗,我們有高度統一社會資源的能力,有統一配置社會資源的能力,有強大的組織能力。能力,尤其是精準防控。能力,這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。

中國經濟性質發生了變化

賀強認為,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,經濟性質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化,我們對此必須要有深刻的理解和把握。

他指出,上個世紀我們發展經濟,追求高速,但現在必須追求高質量。為了保證質量,稍微降低速度是沒有問題的。搞技術進步、技術創新,不斷完善我們的動力源,就必須有基礎動力、基礎動力、動力源來轉變方式、調整結構。這就是技術進步、技術創新,更重要的是,上個世紀我們在短缺經濟中追求一點高速的客觀追求是合理的。

資金結構出現問題

何強指出,我們現在的主要問題是經濟結構問題?,F在經濟結構問題越來越嚴重,長期以來都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。這是我們現在的主要問題。經濟結構問題已經滲透到我們經濟的每一個環節。領域和各個層面,最嚴重的是它長期滲透到我們的金融領域,形成了我們巨大的資本結構問題。這個資本結構問題,那個重要的金融問題,現在直接影響到宏觀經濟和企業的發展。這一核心問題的發展。

他認為,資本結構有兩個嚴重的問題:一個是舊社會最大的資本結構問題,即整個社會的資金都投在虛擬經濟領域,虛擬經濟領域嚴重泛濫成災,實體經濟企業資金嚴重短缺。一方面風險很大,所以這種情況非常嚴重??陀^地說,我們現在整個社會都缺錢嗎?其實不缺錢,只是我們很多公司覺得資金太緊了。為什么?正是這種資本結構問題必須盡快解決。

國家加大力度支持中小企業

何強指出,今年兩會,克強總理進一步澄清,他的講話從未如此具體、清晰。他強調,創新可以直接為實體經濟供給貨幣政策供給。 “直接”這個詞就在那里。資金必須直接用于促進企業。貸款便利化,推動利率繼續下降。錢如何直接流向企業?這確實是澆花到花的根部。

他解釋說,我們可能無法依靠傳統的企業制度創新,比如為中小微企業設立政策性銀行?有農業、進出口、中小微企業。此外,我們使用大工具和技術來滲透到這個領域。網上銀行業務?,F在四川在這方面做得很好。它不僅賺了很多錢,而且壞賬率很低。的確,它實際上已經幫助了一大批中小企業。此外,我建議開發一個鏈式銀行系統。簡單來說,就像沃爾瑪抄襲超市一樣。如果復制成功,下一個城市將繼續復制。

充分理解大循環和雙循環

何強指出,習主席提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,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。過去,我們強調自力更生、自給自足。它和國內的循環有什么區別?大家要注意的是,當時所說的自力更生是在閉門隔離狀態下提出的。雖然國內大循環沒有問題,但對外開放已經擴大。我們還需要參與國際循環。與以往的國際周期有何不同?不僅是主次變化,而且根據新的發展階段和新的國際國內環境,我們提出了新的戰略要求。

過去,我們的國際大循環完全集中在國際大循環上?,F在我們國內的循環是主要的,有兩個循環。國內的周期在前幾年遇到了我們的困難。遇到國際沖擊,有人提出擴大內需優先政策是不是一回事?也有區別。擴大內需主要以內需為主?,F在國內的周期是主要的。在雙周期理論中,不僅要強調內需,還要強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擴大內需是戰略基礎,兩方面都必須把握,缺一不可,與以往擴大內需有明顯區別。

最后,何強對企業家們說:習主席也提到了新的活力、新的優勢、新的形勢,這么多新的東西,我認為這是中國未來后疫情時期的新經濟,希望大家能夠學習和理解,因為它代表和引導方向。

川商傳媒記者 陳曉東報道

川商傳媒(雜志)

天下川商的資訊、社交和服務平臺